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子瞻

一口气看完了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

一开始是因为林语堂才去看的,现在实在是很喜欢苏文忠公。
他是继纳兰以后第二个很喜欢的文人。
其它的可能是说喜欢XXX的《XXX》,
但是这两个人是:

我喜欢纳兰容若。我喜欢子瞻。

而喜欢子瞻更甚于纳兰,他是第一个我想去看他所有的著作、想透透彻彻把她研究明白的古人。
他象是有魔力似的,在千年之前吸引着我。

看罢《苏传》,已然是泪流满面,合上书继续哭。
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看这等传记书哭也很是稀奇。

但就是如此,看书中也屡次眼前朦胧,看他命运多舛却云淡风轻,
才气过高遭人嫉妒,却也孜孜不倦无所畏惧为民呼喊。
看他痴情,痴兄弟情,痴夫妻情,痴友人情。
看他恣意,直言直语却从不后悔。

为他哭了,却也明白了,我是喜欢子瞻的。

过去觉得困倦了抄写一段佛经这种事过于浪漫,
但是现在我经常疲乏的时候看一段P的日记,或是抄一段子瞻的词文作为调剂了。

没有做什么研究,也就不敢妄下断语,来说他是个怎样的人。
于是抄下林语堂先生的话:

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珈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生性诙谐的人。

可是这些也许还不足以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我若说一提到苏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也许这话最能概括苏东坡的一切了。

苏东坡的人品,具有一个多才多艺的天才的深厚、广博、诙谐,有高度的智力,有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在苏东坡的这些方面,其他诗人是不能望其项背的。这些品质之荟萃于一身,是天地间的凤毛麟角,不可数数见的。他一直卷于政治漩涡之中,但是他却光风霁月,高高超越于苟苟营营的政治勾当之上。他不忮不求,随时随地的吟诗作赋,批评臧否,纯然表达心之所感,至于会招致何等结果,与自己有何利害,则一概置之度外了。

苏东坡会因事发怒,但是他却不会恨人。他恨邪恶之事,对身为邪恶之人,他并不记挂于心。只是不喜爱此等人而已。他的一生是载歌载舞,深得其乐,忧患来临,一笑置之。

苏东坡对弟弟子由说了几句话,话说得最好,描写他自己也恰当不过:“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好人。”所以,苏东坡过的快乐,无所畏惧,像一阵轻风度过一生,不无缘故。



子瞻,我喜欢唤他子瞻。

一直知道这苏家兄弟才高,并未作更深的追究。
如今看来,子由才虽高,却也只有兄长的一半,子瞻确是旷古奇才。
政治上,诗文词画上,他皆是佼佼者,可谓全才。
而单就文学上,慷慨时激昂精妙文字迸发,悠然时尽显情趣使人感同身受,也可谓全才。
他是全才,在各方面中又是单科的全才,可谓是全才中的全才。

除他对子由说的那个片断,还有两个片断也让我尤为深刻。
一是他终了时,僧人朋友劝他念念佛经谒语,他笑了笑,说他曾经读过高僧传,知道他们都死了。
二是他被贬谪至荒凉的海外之岛,医疗十分缺乏,他大笑说:“每念京师无数人丧生于医师之手,予颇自庆幸。”这份达观和幽默,正是我爱煞的地方。

如今再看学过的他的诗词,如同亲人一般。
联想当时的情景,不禁微笑,亲切许多。

总觉得面对一个作品,会有三种定位:陌生人、亲人、爱人。
对子瞻的诗词,已然不是陌生人,又并未达到爱人的程度之深。
只是觉得亲切,深深喜爱,这就是亲人吧。

依旧讲了很多。以后也需子瞻的陪伴。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