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恨。模考

总之就是考得很差,然后发飚了。

一开始回家发现妈妈把床头的书啊什么的收了起来。
有一本p封面的杂志我一直压在枕头底下。
所以很着急的开始找啊找,急的快哭了,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继续压在枕头底下才安下心来。

后来就是谈了谈。
爸爸的劝慰总是总是平淡却直插心底。
妈妈就是一般女人那样的着急。
而爸爸无论是思考还是方法都略胜一筹。
他真的说不定比我自己还要明白我。

说实话他跟我想得很像,
他说我只是因为分心太多。
我想说的是不要把这些归在我爱的那个人身上。
是我自己太没用花了太长时间去弄明白一些事,
结果想着想着时间就过去了。

爸爸没有说山下智久。
不知道是他不了解我喜欢p的程度,还是知道现在山下是我唯一的导火索。
一旦有人点燃就会爆个玉石俱焚。

不论怎样,爸爸真得很强。

妈妈整天说“都是为了你好”说得我很烦。
越说越火。
这种话我何尝不知道。
知道是为了我好,但就是心里有火,熊熊燃烧。

后来说我房间里诱惑太多了,让我搬到书房睡。
OK搬就搬啊。
妈妈一直说啊说,强调那些书在眼前就想看,所以她把它们搬走了。
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气,搬走就搬走我又不是一定要看。
我气得只是他没有发现不管枕头边有多少本,枕头下面永远都是那一本。

只是把它压在下面,我睡觉睡得很安心。

越想越气,一直拉着脸也不管了。
一气之下搬的飞快,看着空空的床站在房间中央,
还是哭了。
我很喜欢我的房间,饭岛和轲说它很温馨,东西很多感觉很好。
这个房间充满了山下和其他我喜欢的。
床头有新贴上去的NEWS的海报,我曾在贴上去的那个晚上盯着它发呆了很久。
一个书架上有我找了很久很久,然后偷偷转移出来的表纸是P的日杂。
还有两大本WU台湾版彩页,全是P。
书桌上有我买P的耳钉时那个姐姐送的翻拍SHOP照。
书桌旁边的书架第二层是记满各种事情的日历,有好多P的日子。
第三层是一个小磁铁板上粘着P的另一张美丽照。
旁边的柜子里有P的一本照片和一直摆着的日杂。
抽屉里是原版的《抱》和台版的《amigo》。
衣柜里有偷偷写着的YT和收到的summary扇子。

我实在是不舍得。
大哭。然后睡觉。

第二天。
爸爸早上送我的时候平淡的跟我讲。
“你现在迷恋山下智久就跟他大学迷恋佛罗伊一样。”
他说因为这个的影响当时就没有考研。
他说当时喜欢的要死后来也变成了害人的东西。

我对最后一句话很是理解不能。
就像那些爬墙了又回来anti之前本命的人一样,我都不能理解。

我是觉得,否定自己之前喜欢的紧的东西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否定了它,不也就否定了曾经喜欢它的自己么。

听爸爸讲的时候,我平静的坐在副座上哭。
我的眼泪从来不受我的控制。
听到他说:“那些都是害人的东西。”心里很心痛。
他说希望你自己把那本杂志收起来。
我在想怎么才能让他们明白那本杂志并不是作为一本我可以随时翻阅的东西呆在那的。
它是我的安睡符。

只是,智久啊,真是对不起。
因为有我这样没用的fan,害你被人说了。
就是有我这样没用的fan,没有做到作为你的fan应有的努力。
辜负了对你的喜欢。

想下车的时候再辩解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一路用手挡着从路口哭到学校。也算是新的壮举了。
眼泪就是一直要往外冒,等我坐下的时候整个右袖口都是湿的。

不甘心。很不甘心的。

他们说是山下影响了我。
没有错,山下是影响了我。

是他告诉我“为自身而努力”。
是他告诉我要“全力投球”。
是他告诉我对周围的一切说谢谢。
是他告诉我这是“只此一次的人生”。

是我自己不听他的话不努力。

想要。开始。
为自身和你而努力。
像你一样元气满满全力投球。
持着好结果对周围不离不弃的人和你说谢谢。
以及之后安稳的继续只此一次的有你的人生。
以此告诉他们我对你的喜欢:严肃、正确、且会持久。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