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山赤[傻瓜]

“竟然输给病毒真是丢人现眼,所以现在开始我要看很多搞笑得录影带,把我体内的病毒打飞。”
能写出这样的日记,不得不说他真是个小白。


看到这样的日记,赤西仁在西雅图的凌晨两点对着电脑屏幕轻舞飞扬的笑了。笑得倾国倾城,可惜没有人看见。他的饭们正在哭天抢地的说:“JIN你快回来!”殊不知主角正在这悠闲的不想回去。

起码眼圈和眼袋都没踪影了才回去嘛,要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下这么大决心离开半年。

离开他整整半年。


西雅图的傻瓜知道山下智久鲜为人知的喜好,那就是他最喜欢的酒是GIN TONIC,自从他满了20岁可以喝酒了开始,他就一直是喝GIN TONIC,几乎没有改变过。相传GIN TONIC是寂寞的人喝的酒,尤其是女人。赤西仁因为听说了这个而狠狠的嘲笑了山下,山下一开始想辩解几句,但是表情变得怪怪的,酒吧灯光昏暗的看不清他的脸。也就没再说什么,以后他也依旧是喝GIN TONIC。赤西仁再怎么软硬兼施,也没让他改成MATINI。

西雅图傻瓜一直也不明白。他甚至有一次想:“难道P是喜欢柯南里那个帅帅的暗组织左撇子大哥琴酒?”
他念念那酒的名字,或许就明白了。

GIN和JIN同音啊,西雅图傻瓜怎么就没发现呢?
GIN是JIN的GIN。TONIC的TO是TOMOHISA的TO。

不过西雅图傻瓜在那边的酒吧听说一句话。
“someone wants a GIN TONIC,it means someone's lonely.”
“P寂寞啊。为什么呢?”傻瓜赤西应该也想不明白。虽然初衷并不是寂寞,但山下现在是寂寞的。
因为有个傻瓜在西雅图。


话说东京的傻瓜那天还在京都粘着假发拍小白虎,迅速结束了拍摄急吼吼的回了东京,为的是送一个傻瓜去西雅图。
山下没有去机场,或者说他不想去机场。
非常任性的想,在家里送他,也在家里迎接他。
从自己家走到JIN家的五分钟路程,山下走得很慢很慢。
拖着斜斜的影子陪着自己,但其实还是孤单一人。

“该说点什么呢?”和刚才着急的样子截然不同,明治大学三年级生山下智久现在脑袋里一片茫然。

“P。。。”刚好碰到拿着行李出来的BAGA。
“那个,我不去机场送你了。”
“好。”
“一路顺风。”
“嗯”
“别半路失踪了。”
两个人扯了扯嘴角,很有默契的。
“还有。。。”

其实想问点什么,却有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问什么。

或者,问了又如何呢。

“没什么了,记得给我发MAIL。”
“还有,早点回来。”

傻瓜赤西看着山下一点点走远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能让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一点点瓦解。

没有对任何人说“I WILL BE BACK!”的傻瓜,在心里对另一个傻瓜作了连期限都定下的承诺。

“呆子,你最爱的夏天到来之前,我一定回来。”

END




记在后面:
每次想写文,踌躇满志的想啊想,最后都是挤出精华写个短的,就是这么没耐心啊。所以对于某用手机上网看小说的同学锲而不舍的啃着一本2800多业的书,我深深的佩服着。

这个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语文课上发呆来的短文,当笑话看好了。
还有时间地点什么的请忽略吧。

前一阵没上网想写的东西都记了下来。大概会在最近都写上来,然后再消失到高考完,我就是死撑到小孩的生日啊,泣。
所以不要忽略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前面的文章哦,打字很辛苦的诶对我来说。

闪。

コメント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们真的配了呢~~

2007/04/10 (Tue) 21:01 | Ray #- | URL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