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月17日 真正了解的人才会明白自己所喜欢的有多么好

只是突然的突然的心情很奇怪很低落。

放假了反而整夜整夜的醒着不睡觉,我又没有失恋。我不知道这段时间的晚睡是为了什么,为了再看一遍哈利波特?为了把小蔡再重看一遍?怎么可能?只是为了让自己有几个小时平和的时间而已,什么都不想,谁也不想。

白天虽然没干什么但是被各种东西填满了心。
你能相信我晚上发信息只是因为心情很奇怪我很不知所措么,你能相信我发给你只是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关了机么,你能相信心情低落却只发一个“外面风好大”么,然后我想象你第二天一定会回“怎么那么晚还没睡”。

然后开始趴在床上写文章,不好意思的是我答应第一个给你看的那篇文章我无论如何也完不成,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会写情节,写着写着就变成我自己,然后我就不敢再写下去了。写了一篇关于p的文的大概,然后心情更不好了。

家里没有一点亮光,我摸着从房间跑到书房,打开电脑,去p吧转了一圈,依旧有人没睡,发了几个贴问候了几句,心情好点了,然后说88,然后回房间。家里黢黢的像洞一样深不可测,摸到书房已经是壮了很大的胆子,再没有勇气过去倒杯水或是拿什么东西,只能呆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外面风还是很大,哇哇的哭。家里有一扇门有点松,随着风咣咣的响,悲哀的抗议。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无聊,但是没办法,伴着news入睡。

爸爸出差了,上海。我这个很讨厌上海及大部分上海人的人,现在竟然很想去上海,很想去久光,只想去久光,因为全中国只有那里有卖MOW,不过为了一个冰激凌去上海好像太不可思议了,直接等去日本算了。
晚上跟妈妈一起睡,我想终于不用熬夜了,却怎么翻也睡不着,CD机在我房间里。唯一一夜没有听山下的声音。

这也许就可以叫失眠。

对了前一阵丢了手机才觉得号码不见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重新存很多号码。不过还记得一些人的,也就那几个人,小二、轲、爸妈、饭岛。想想真是少得可怜,如果有一天又丢了手机而你们都不在我身边,我要怎么找回这些不曾记得的联系。

而且,如果有一天你们的手机丢了,你们会记得我的号码么,你会记得么。

我永远都不是乐观的人。尽管我说着只要是愿望就有希望这样的话。

嗯电话打了二十分钟,加上手机的十六分钟,再加上零碎的时间。整整四十分钟里面我像一个白痴一样只回答着“嗯”“不知道”,毫无用处。不过虽然我整天说那谁谁比那谁谁好的很,但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应该不会再看到这里了,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无论怎样,你觉得对你好就行了。

标题的那句话,是我深有感触而已。就像好多人不明白我所喜欢的,我也死都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喜欢谁谁。所以无所谓,不了解而已。只是总有一些人,我死都不想去了解。
不过,真正要讨厌什么,要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台风又绕着弯过去了,天又热了,为什么就没有又凉快又不下雨的时候呢。恩有的,只是不在这里而已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