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那是我唯一仅有的陈奕迅

珊发给我的校内的一篇分享
“有一种男人叫陈奕迅”

前半部分很非主流= =汗
后半部分看到想哭


之后
我一说出口“我想看Eason的演唱会”
然后马上眼泪都要流出来


我又会想起0809年我看的三场Moving on
深圳、佛山、广州
一样title的tour,还是想看很多遍,想追着他一直看一直看
看到后面他要唱什么曲子我都知道
还是跟着唱
最后一首总是《与我常在》
然后在唱完之后灯光都亮起来,还是不死心希望有更多更多

“舞蹈编排都很简单,大多数时间只得陈奕迅一个人在舞台上静静唱歌。累了,就爬到台阶上小坐,最后干脆坐着唱。”
看到这句的时候,很萌,很有画面感
因为那时候他就坐在那个台阶上
唱《淘汰》
大屏幕有时候打出词来,其实纯属浪费
从头到尾大家都在一起唱

我还记得深圳那场我跟饭有点迟到,很急的跑进去,越往前走越雀跃
我还记得佛山那场我算好他肯定会唱首歌纪念MJ,但是当他说他要唱heal the world的时候还是很感动很震撼
我还记得广州那场是final stage,我一个人去,坐到了很前面,旁边不认识的女生借给我荧光棒
他唱《好久不见》,大家撒娇要他唱粤语版《不如不见》,他很无奈很溺爱的重新唱
最后大家全部跑到最前面,不愿意走
然后我回到住的7天用房间里的电话打了俩个小时的电话
分分钟钟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然后DUO con去不了
然后Europe tour去不了
我能不能期盼他会来澳大利亚呢




又是什么时候如此喜欢Eason
强迫症一样收齐所有的专辑,要知道陈先生出道至今国语粤语精选live有多少张album



真讨厌啊,陈先生
最讨厌这种喜欢到超喜欢的感觉了= =

好好休息吧
不要这样好像搏上命一样唱歌了
我很怕的
有一种朋友,他不够帅,不够酷,身材有点胖,头发有点卷,老是乱糟糟一团堆在头上。他插科打诨从来不正经说话,可是安静下来的那一秒,你突然发现,他心里什么都懂。他只是不说。
  
   KTV里总是有他,所有热门歌曲他都会唱,别人唱的时候他跟着哼哼,常常情不自禁就拿过麦克喧宾夺主了。到他的曲目,总是一边唱一边扭得很猥琐也很可爱。某一秒钟他沉浸进去了,歌声中闪现着沧桑和深邃触碰到你的灵魂,你会发现,专注的男人让人迷恋。可是下一秒他又做个鬼脸,挤眉弄眼,继续搞怪。乱改词,瞎变调,把高音唱破,其实你知道他的实力,只是他不想活得那么正式,在朋友面前玩专业玩深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他是那么放松的存在,总是笑嘻嘻色迷迷,把你当哥们儿,分享所有趣事和糗事,聊美女,聊数码,聊F1。他大声说笑,旁若无人,在公众场合你会觉得有点小丢人想要制止他,最后却忍不住跟他一起笑得很疯癫。
  
   他是那么温暖的依赖,难过的时候,他手足无措,不懂安慰,也不敢问出什么事了,只是拍拍胸口“你想听什么,我唱给你听。”然后就真的专心唱歌了,小学生声乐考试一样认真的咬字换气,一首一首直到嗓子沙哑。你会安心地把头靠在他肩上流泪,听着他唱《兄妹》,喝醉了他背你到楼下。
  
   他不是没心没肺,他只是佯装没心没肺,妥帖的让你忽略他的存在。他是累了靠在腰上的枕头,伤心时吸干眼泪的一盒纸巾,生气了乱捶乱拧的布娃娃……他是你随手揪过来的任何东西,他唯独不是他自己。
  
   他是客厅里年深日久的那张沙发,只要窝在上面,就知道自己回家了。他永远在你一伸手就够得到的地方,却一直被视而不见。
等你搬了新家,买了新家具,才发现自己灵魂的一部分早就陷落在那张旧沙发里了。
  
   见面的时候偶尔会抱一下,熟悉的温柔触感,有时忍不住想抱得紧一些,再久一些,却还是点水般弹开。而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个想要停留在你额头的吻,一生一世都沉默地含在他嘴角。
  
   有时候你会想,累了,就嫁给他了好不好?看着他熟悉又陌生的侧脸,仿佛从来没有真正看清过他的样貌,那一刹那,不是没有一点点动心。终于他抬起眉眼,冲你傻笑得很憨实,于是你也笑了,笑自己发傻了。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忽略掉他傻笑之前那一秒深情的凝望,可能就忽略掉了一辈子的幸福。
  
   可是也许错过,就是一种幸福。他在你的生命里永远是陈奕迅,而不是任何一个经历过的,早已经面目模糊或可憎的庸常男人。
  
   有时候过分体贴和纵容其实就是不给机会,他用他的方式拒绝着种种可能性,保护着你们,保护着你。看上去可以随意蹂躏,搓圆捏瘪的一团肉肉,浮游人世的道行有多深。他为你做的,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永远不会知道,在其他女人面前,他也许就是神。
  
   这一辈子,你总会有一个,或者两三个朋友,叫做陈奕迅。当爱情过期作废的这个世纪,他的声音陪你终老。你不叫他Eason,陈小胖,奕迅,哥,老大。。。你永远嘟着嘴叫他,陈…奕…迅…,三个字,连名带姓,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的亲。
  
  有一种歌者叫做陈奕迅
   香港乐坛的黄金一代过去了。那些叫做天王天后,歌神教父的传奇巨星都上了封神榜。靠翻唱他们出身的陈奕迅坐实了K歌之王这个诨名,当他走到了不逊色于前辈的高度,这个山寨的荣耀反而彰显了一种平民王者的低调。
  
   陈奕迅的歌声总是那么亲切,平实,不华丽不做作。声线细腻沉稳,音色温润饱满,共鸣浑厚,咬字清晰,有一种老派的诚恳。声音,气息,技巧的运用都是为了诠释歌曲蕴含的感情,从来是够用就好,绝不刻意耀。最难得是不着痕迹,所谓无招胜有招。
  
   有些歌者声线非常独特或是高音空灵,真假声转换完美,技巧非常,听得花哨处,会有技惊四座的效果,喝彩声四起,掌声雷动,而歌手会更加卖力地飙高音,颤声,转音,变调来取悦观众。而陈奕迅总是端端正正,老老实实唱歌的样子,一旦开腔,听者会沉入安静,直到一曲终了,泪流满面而不自知。
  
   很多人听了陈奕迅的歌,觉得好听,简单,不难唱,仿佛自己喊喊也能成,可真的唱起来,才惊叹,这样的难度是如何被他消解得悄无声息?
  
   音乐比赛总有人唱他的歌,音色更动听的有之,气息更圆融的有之,技巧更让人头晕目眩的有之,可是没有人,唱得那么撼动人心。
  
   几乎每个人都听过他的歌,都觉得,恩,歌不错,人,印象不深。他不是那些个人风格浓重的歌手,唱什么歌都有强烈的标签在上面。
  
   陈奕迅把自己脱出来,放进每一首歌里,讲好音乐里每一个故事,他的声音,真水无香,永远是不着痕迹。
  
   用心血和感情歌唱,他就是这样一个灵魂歌者,无论做人做事,都举重若轻。
  
   2009年7月18日晚,陈奕迅北京演唱会。
  
   整个工体,满满的都是人,挥舞着荧光棒,在夜色里,温馨浪漫。陈奕迅一点巨星风范都没有,T-shirt,短裤,汗湿重衫,鬼马搞怪的京腔,手插兜儿,肆意坐在升降机的台阶上。舞台后面流动着着斗大的字幕。我们就如同在一个巨大的KTV包厢里听一个老朋友唱歌。
  
   歌曲间隙耍宝的他,可爱到爆。唱到后来,鼻子不行了,转过身去一边擤鼻涕,一边说“好多鼻涕”发现麦克风没关忙骂了句“shut up”把它关了。
   台下的粉丝举着“陈小胖”的灯牌,他噘嘴,“我不胖,我很出,我的腿很出……”
   他的现场甚至比唱片还动听。认真唱歌的他,仿佛每一首都是最后一首,倾尽全部热切去感动世间冷漠。趴在地上膜拜感谢乐队,多次90度鞠躬感谢歌迷和工作人员。人最可贵就是一个“真”字。Eason燃烧了整个生命在舞台上,那火焰和光芒点亮了听者的内心之海。
  
    先闻其声。第一首歌,清唱粤语版《K歌之王》
  
   “我唱得不够动人你别皱眉,我愿意和你约定至死,谁人又相信一世一生这肤浅对白,来吧送给你叫几百万人流泪过的歌”
  
   包裹在一袭巨大白色婚纱里的他站在升降机上缓缓而至,音乐响起,转而唱起国语版。
  
   “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
  
  《烟味》
  “我竟然会爱上那种感觉 安静的 很绝对”
  
  我的大爱《你的背包》
  “那个背包载满纪念品和患难 还有摩擦留下的图案 你的背包背到现在还没烂 却成为我身体另一半 我的朋友都说它旧得很好看 遗憾是它已与你无关”
  
  《兄妹》
  “就让我们虚伪 有感情别浪费 不能相爱的一对 亲爱像两兄妹
  爱让我们虚伪 我得到于事无补的安慰 你也得到模仿爱上一个人的机会”
  这首歌很残忍,把所谓介于朋友和恋人之间那种似是而非的暧昧,剖白得体无完肤。
  
  开场连唱四首慢歌,天色在歌声中渐渐,所有的人都举起荧光棒,像潮水一样随着旋律慢慢摇晃。夜开始迷幻。
  
  快歌串烧。
  《谢谢侬》《玛利奥派对》《路一直都在》 《Allegro Opus 3.3am》《冲口而出》。陈奕迅很希望大家站起来一起舞动,不过由于歌迷慢热和保安维持秩序的原因,大家始终安静坐着,有些拘谨。感觉场地的观众不如看台上的热情。大概有能力花一千块钱坐到前排的人,却大都失去了那种如痴如狂的放肆吧。得到一些总是要用失去很多来交换。
  
  巨大的水晶球从舞台中央缓缓降下,随着《想哭》转动,光影斑驳洒满全场,破碎流离。“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
  
  《我们都寂寞》。前奏响起来的时候,邻座陌生女孩突然抓住我胳膊激动得低声轻呼。
  “为怕寂寞我们做了很多,最没空寂寞,想有人爱我就有人爱我,我恨我不知道想要什么”
  我从未听过一首歌,把寂寞写得这么锋利入骨,这么坦白这么绝望。
  
  陈奕迅换了一件背着色独角兽的西服,呵呵。好可爱。开始唱《浮夸》。场面一时沸腾起来,能合唱的都跟着合唱起来。这首歌在现场唱起来痛快多了。有一种无所畏惧的末日颓靡在情绪里面。如同鸦片般醉人。
  
  《富士山下》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正穿越跑道,穿越场地中央通道向舞台走近。音乐、夜风迎面扑来淹没了我,所有的人都静止,而我一个人,走着。最后,在时空静默里,仿佛只有风声和歌声,携裹着回忆如潮。
  10个月,距离上次我在同样的演唱会,同样的位置听同样的歌,已经10个月了。
  那个在十几度的夜风中抱着我取暖,一起在换装时间到跑道上跑步热身,散场以后哼着歌一起喝一碗热汤的人,已经不在了。
  那个十年之前初相识,十年之后不相认的人。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七百年后》是新歌,第一次听,讲的Wall-e和Eve的故事,是电影《Wall-e》(《机器人总动员》)的粤语主题曲。
  “送你破胶廉价发出歌声依稀 送你破灯泡便宜地照亮你天地
   仍然能送你儿时玩具老地方抱着一起安睡”
   这首新歌Eason唱错了歌词,忍不住偷笑,唱完后夸张的自我解嘲一番,呵呵。
   我哭了。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为爱走天涯的小Wall-e了。长大了。不是失去了无谓,而是失去了无知。
  
  《全世界失眠》
  “一个人失眠,全世界失眠。如何想你想到六点?如何爱你爱到终点?”
  非常非常好听的小情歌。即使是小情歌,也有些微的伤感。在这个安全感缺失的世界,幸福比别离更令人不安。
  
  《不如这样》“不如这样,我们一直拥抱到天亮,证明感情总是善良,残忍的是人会成长。”
  
  重新编曲的《十年》放慢了速度。全场都在跟着唱,慢慢的,一字一句,潮水一样的伤感从四面八方涌来。由是,我不得不承认,四面楚歌确实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杀伤力。
  
  整理情绪,狂欢时间到。陈奕迅穿着一身类似小悟空的金色行头,拿着一根拐杖出来了,欢蹦乱跳。同样的动作伴舞们跳得很性感,他圆鼓鼓扭动得就很无厘头,偶尔即兴一些撩开上衣或是食指戳着酒窝的可爱造型,引来尖叫无数。
  
  《第五个现代化》《演唱会》带出了整场演唱会的气氛引爆点——K歌之王单挑六大天王:
  刘华《 独自去偷欢》,郭富城《狂野之城》,张学友《这个冬天不太冷》,黎明《我的亲爱》,张国荣《无心睡眠》,谭咏麟《爱情陷阱》。
  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了,甚至站到椅子上,如痴如狂跟着节奏摆动身体。Eason特别盼望这样的场面,呵呵,很可爱插话“公安大哥,就让他们站着摇一摇好吗……”
  
  唱完快歌串烧,Eason认真介绍和感谢了乐队和工作人员,感谢了观众。累得没气的他坐在舞台上模仿曾志伟说话。
  
  《沙龙》是陈奕迅自己作曲的一首新歌,非常沉静动听。讲的是我们生命中转瞬即逝,需要拍照留念的那些时刻。
  “升职那刻,新婚那朝,成为父母的一秒,要拍照的事,可不少。”
  
  《不要说话》我总是习惯把这首歌叫做色铅笔……囧
  “愿意用一只色的铅笔,画一出沉默舞台剧。灯光再亮,也抱住你。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再大声,也都是给你。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这首歌非常非常有味道,声音里蕴涵着画面,画面中蕴涵着声音。通透的空间感,仿佛声音在无人的练功房里回荡,浓中照进一束月光,映在四面镜子上穿越无限的纵深感。
  
   最后一首歌,周杰伦写的《淘汰》。
   陈奕迅退场,灯光熄灭。全场都意犹未尽凝固在原地,大声喊着“Eason,Eason……”几分钟后,换了件粉红T-shirt,花花大短裤的他在《夕阳无限好》的音乐返场继续唱歌。
  
   两场演唱会,都感觉到了安可部分才是真正的高潮,慢热的歌迷们开始最后的狂欢。
  
   《夕阳无限好》是很悲伤的歌。“多经典的歌后,一刹眼已走,这个刹那宇宙 拒绝永久”。纪念梅艳芳。
  
   《好久不见》。越慢的歌陈奕迅越能唱出韵味。慢得磨人的《好久不见》,是这两次演唱会前奏响起,赢得最多惊喜欢呼的歌。音乐渐入,全场慢慢开始了整齐的合唱,上万人的声音,是那么美好地融合在一起,非常非常舒缓而优美。简直无法相信大家是临时聚在了同一场演唱会,我禁不住想起了中学时候全校大合唱那种干净质朴的和声。
  
   一首忧伤的新歌《还有什么可以送给你》
  
   《单车》“不说一句的爱有多好?只有一次记得实在接触到...骑着单车的我俩,怀紧贴背的拥抱,难离难舍想抱紧些,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这些美好的人生况味,珍惜和怀念,早就和那辆旧单车一起丢在了人生的荒野。我们的生命,是从何时起变得风尘满面。
  
   《天下无双》“若问世界谁无双,会令昨天明天也闪亮”非常
  美好感恩的情歌。听了那么多悲切的歌,这一首,让人感到分外柔软温暖。
  
   Eason唱起了Michael Jackson的《heal the world》。真的很震撼。不多说了。字幕亮起,全场都在默默怀念,用心合唱。我也一直跟着唱。到最后他显然有泪盈眶。
  
   最后一首《与我常在》“除非你是我才可与我常在……”情辞动人。唱完最后一句,Eason转身离开,体育场大灯亮起,耀如白昼。别离就这么强势地推入。
  
   怎么说呢,这次演唱会比之去年,在视效上更删繁就简了。没有互动,没有嘉宾,除了开场的婚纱和升降机,几乎没有什么花哨噱头。陈奕迅象征性换了几件衣服,最后热得干脆全脱掉,连T恤都不想留的Eason说“唉,还是算了,我有自知之明。呵呵,下次吧”
  
   舞蹈编排都很简单,大多数时间只得陈奕迅一个人在舞台上静静唱歌。累了,就爬到台阶上小坐,最后干脆坐着唱。
  
  串场的话很少,每每开两句小玩笑,他都紧喃喃自语“不说了,紧唱歌吧,时间不多啦”因为场馆有时间限制,Eason比我们都着急的着点儿。这个心眼儿实诚的大男孩啊。
  
   看着听着这样一个邻家男孩豁出命去唱歌,用他的专注和真诚撬开我们封闭已久的灵魂,在音乐如潮中拥抱着震颤。这比什么都值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