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月6日 他们是英雄,虽然已经离开了

7月,文月ふつき,又称相月、秋初月、女郎花月、多草月、穂见月。水无月这么快就过了,过的我有点不知所措,这一过,世界杯也就快没了。

真的就快没了。四年的等待,就是这一个月而已。一个月,晚上深夜爬起来看球,白天也讲球,每天在想谁对谁几比几,脑海里总有一张对战表,谁下去了,谁继续前进,谁一定要赢,谁快点回家。这样的日子,就这么飞速的,即将脱离。

支持阿根廷和英格兰是每次我都觉得很疑惑很疑惑的。阿根廷是我不怎么认识,叫不出名字,英格兰是我自己始终都不知道他们有哪里好,可就是喜欢这两个。从所有人一起唱don’t cry for me agentina开始,从连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不过真的好像魔咒一样,我支持的球队,都一个个的不见了。所有的都止步,在我欣喜之前。

又变成写的很乱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写下去,明明有好多想写。

就这样吧。阿根廷虽然我认为他们都是天才,却总是踢不到最好,我总说是运气问题,就是运气问题,这次已经很不错了。球衣很好看的英格兰,虽然支持但很讨厌那个长的像达力克拉布高尔的鲁尼还有8号兰帕,就是这两个人高枕无忧的躺在主力的位置上消耗掉二三十个射门。小贝也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很强了,没有几个人的任意球是那么好看的弧度,且能直接进门,没有人。

这样深夜还在同一时间发短信说:“进了!!”,这样比赛结束了说很多遍:“怎么办怎么办,输了!!”之后有人安慰,这样深夜无声的爬起来看完了无声的继续睡觉第二天精神抖擞,这样刚说完谁谁必胜谁谁的对手就进了一个球,这样疯狂的,有点累却不想停止的日子。

也该结束了。尽管他们,如此打动我。

前两天考试,没什么感觉,考前没郁闷,考後没兴奋。只是在第二天的时候,猛然想起来,我忘记了考试加油,忘记给别人发考试加油。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的习惯,在考试之前给所有要考试的人发加油。竟然这么轻易的忘记了。

按耐不住在考试的第二天下午买了岛七。心想着这个漂亮的图终于印出来了,虽然没有第一次看到的漂亮。又是一本风格不一样的岛,我依旧很喜欢,无论是里面那些粗糙的苍白,还是拼在一起的彩虹。里面有不太和拍的字体,但是安在那张我最喜欢的暖色雪景上面,很美丽。

明显的,看出有点怨念的痕迹,无论是hansey的前言,还是《二重身》。不过这也是没办法。《二重身》里面有一段:
对于你的信仰、你的偶像,无论如何,请你相信他们。无论是曾经喜欢的,还是正在喜欢的。因为这些被叫做“偶像”的人,他们都在为了那些喜欢着自己的人,而一直继续咬牙努力着从来没有放弃过。只有你们的喜欢,才能带给他们用来抗衡痛恨的力量。
别忘记我。别忘记我。用力感知这个看上去冷冰冰的世界。

也许正是每次他写的东西都会击中要害,我才会每次都看的。在感冒的,听着cd的,开着空调的,外面一片漆的时间地点,眼睛鼻子一起流水出来真是很难受的事情。

然后hansey提到云南,准确地说就是丽江。

住的地方有庭院且光线充足。酒吧。雪山和雪山的索道。云杉坪——情死之地。相当的海拔。呼吸钝重。
相当熟悉嘛。这些。

一个月之前我也在那里。和一群还不错的人一起。前两天姐姐到深圳,去机场的时候,也想起不久前刚从这出来,不久前的不久前进去的。姐姐来的那天刚好星期五,我看着那些抵达的飞机,有一个昆明的,和我们回来的时间一样,周五的傍晚。只不过我们回来的时候天空让我们多呆了一会。
回来的时候是世界杯的第一天。所以印象相当的深刻。现在世界杯快结束了。也就是说,整整一个月了。

我竟然这么怀念。

耳机里,依旧是NEWS的歌。我专门把他刻成碟,因为mp3不见踪影。每天晚上带着耳机,睡着。耳机里P有点痛苦有点希望的说着一段话,这首歌里我最喜欢的一段话。我的日语只能听懂两句,不能放弃,不会消失。
不能放弃,不会消失。NEWS,不会放弃,也不会消失的。

听的已经到了一种状态,觉得那歌声就是一直在我耳边的,从未离开。直到有人提醒我,喂你怎么还带着耳机呐。

哦,我还带着呢。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