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水无月25日 我们走着走着,就变得刀枪不入了

寂地的书其实仔细的看了两本,每本都有一句让我很震撼的话。而色的底色之下,她淡淡的写,我们走着走着,就变得刀枪不入了。

Cherish。无论是NewS欢快的Cherish,还是大冢爱依旧婉转的Cherish,我都喜欢到不行。
NewS的Cherish每次听心情都很好,好到觉得NewS马上就回来了。我仔细辨认着每个人的声音,P的声音最好认也最熟悉,可是每次听完都很失落,想着什么时候NewS才回来,什么时候P才不再是孤军奋战呢。
大冢爱的Cherish依然是平常她的风格,悠扬婉转。那天我在听的时候,正在看哈利3,最喜欢的哈利3。“你这样想吗?”卢平轻轻的问,“你真的认为有人活该这样吗?”。然后突然就哭了,最近好像总是莫名其妙哭,但是真的哭。脑海里闪过好多人的脸孔,我每天都在想的那张脸、P的帅气的脸、小天狼星想象中英俊的脸。想P在走错到3tops的休息室时,说“对不起走错了”的时候,他和toma都是怎样难受的心情,很多人都心疼toma当时怎样想,可是P也一样难受的,他一定也想和toma一起的。想卢平这样问的时候,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夹杂着对朋友的相信与不相信。小天狼星又是怎样的心情,渡过了十二年。这首原本唱给NANA的歌,究竟是在讲NANA,还是其他的谁。
起来洗洗脸,当一切没有发生,心平气和。

复杂纠结的事情,其实已经复杂纠结的不想理的地步,可是怎么可以呢?是朋友不是吗?所以,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对于考试,以前这个时候已经焦虑到不行,到后来好一点,到现在的坦然面对。这是个很奇妙的过程。不过,究竟是坦然,还是麻木?

有人说,当你觉得一个人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喜欢他了。那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真的,还是纯粹披着哲理的外衣在骗人。

一首听到哭的歌,做了手机铃声。每天听到数次,听到麻木,麻木的没有一丝感觉。可现在手机丢了,再次听到,依然心痛。
原来麻木只是暂时,只是在每天都使其麻木的时候。

读到这里,哈利把奖杯高高举起,觉得自己能够发出世界上最棒的守护神。

有一天,我们真的会变得一切都冷眼旁观。吗?

有一天真的不会再因为听到一首歌而哭,不会再因为日剧里P所演的少年背负太多而心疼,不会因为哪个很帅的回眸而激动,不因为某个不存在的人死而心情打结吗?

有一天真的会忘记现在每天会想的那张脸,或者根本不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人了吗?有一天真的会冷漠而忙碌的走在街上,不会翻遍全身为了找些零钱给路边乞讨的老爷爷了吗?有一天真的可以忘记现在所喜爱的一切,隐忍而绝决吗?

然后,这就叫刀枪不入了。不会为虚拟的而哭,不会理会无关自己的一切。逐渐的逐渐的,成为一个成熟的人。不会有这么多的伤痛了。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