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水无月22日 那一团天使走过的路

总觉得不该搞那么文艺的事,每天望着天空悲悲秋简直是小资才会做的事嘛!我明明是很冷的人,这么文艺的事,不合适。但是每天从一米多宽的阳台上望出去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和写「最爱」看日记一样每天必做。

小时候天很蓝,可是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等我开始喜欢仰起头看天时,天空早已换了位,已经变成灰蓝色的天空,白白的云也没有雪一样的纯洁颜色了。很有趣的是,只要到离城市远一点的地方,天就会变蓝,哪怕只是郊区。只要比较自然的地方,天就可以蓝的让人感动。像我这种人,如果画天空,一定是调出最蓝最蓝的颜色涂满,再点几片白上去,就是最完美的天空。

有一段时间沉迷于HANSEY拍的云。这个不知为何钱多到爆胎的妖男总是拍云,他拍云可以拍出很多种颜色,我最喜欢诡异缥缈的紫色。迷幻的音乐配上貌似虚无的云。但是现在更喜欢自己拍的、那些标上tezuka mo的、没有经历过PS的云。尽管我还是抓不到漂亮的紫色。

写这篇东西的原因很好玩。某一天要上英语课的时候,有个上物理课的小孩给我打来电话说外面有一条横着的云吖,我举着手机啃着老婆饼就出去了。到走廊瞅了瞅,说这应该是喷气式飞机留下的痕迹,不是自然形成的形状。这小孩有点失望,我却很开心。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见过着景象了,以前在哈尔滨,我们一群小孩在院子里玩的时候,总会有喷气式飞机从头顶轰隆隆的过去,等我们抬头,就只看到一条美丽的直线遗留在空中。但还是会兴奋的嗷嗷叫。但我好像没有见过喷气式飞机呼啸着划过深圳灰霾的天空,露出一丝纯白。
其实在我看来,喷气式飞机就像是,白天可以看到的、停留更久的,流星一般。

以前初中时被老师打分很低的一篇文章,编了一个故事。是说有牵挂的人死去了,会在云端不走,一直凝望着牵挂的人幸福生活。
如果真的有天使,那他们一定在云端上行走,或者惬意的躺在软绵绵的云层中。那么我在注视着云的时候,会不会发现他们狡黠的身影。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