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水无月19日 Harbin·对不起·无关自身·字·信·独立

【_哈尔滨·情结_】
我现在通常大声的告诉别人,我有严重的哈尔滨情结。在我感觉里,什么什么情结就是对什么什么有着近乎偏执的爱,不允许任何人说什么什么的不是,看到与其有关的好事就会很开心很开心。那么我有哈尔滨情结,很严重很严重,中毒已深,终我一生也无法摆脱。

【_对不起_】
我本来想打趣般的说:“够了哦!”,结果语气就凶恶的把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话语在“够了”的地方戛然而止,造成了更加坏的态度。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啊!我想的是话题的停止而不是这样恶狠狠的啊!!于是对不起。以前初中的时候也是这样,语气有时超越了自己所想,结果就变得很坏很坏,又倔强的僵持着。现在想想现在真的和初中不一样了呢。

【_无关自身_】
其实很多事情都不关我事。别人用了别人的名字干坏事、挑拨离间关我什么事,别人喜欢的小说出了事情又关我什么事,别人被指抄袭、被荒唐的骂一顿依旧不关我的事。况且这个别人就真的是没什么关联的人。可就是每天去他的博客看他的喜怒哀乐,看他又喜欢了什么歌,看他又下了什么日剧写了什么枪稿和小说。我想说,为什么我总和他一起慷慨激昂,水果君的一切明明离我那么遥远,我们唯一的联系就是我在杂志上看到他的文章,我会认真的看完它,仅此而已。
在他生气难过愤慨的时候我总会冒上来留个言。明明,不关我事。
每次看水果君洋洋洒洒一大篇下来,总会有有共鸣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原因。

【_字_】
我很惊讶,我会那么顺畅的写下那些字,那些你们永远不会看到的字。我怕那些字被人看到,于是把它们好好的藏起来,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以坦然的贴出来,但是我知道一定一定不是现在。我需要誓死保留,这仅有的一点点。

【_信_】
有哈尔滨情结的人对于冬天也异常偏爱。最近学的课文里面第一次出现了感触很深的话:冬天是一群雕塑,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零的烟斗,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自己也曾作过这样的事,猛翻出自己最好看的信纸,拼命的拼命的写,写了很多张,对象只是蕊。我写你最近好吗?跟纪然还好好在一起吧?我写高中的生活其实就这么过,可是我还有开玩笑般打骂也没关系的朋友。我写那些从未说出过的喜欢和爱。我写我可以写信而毫不顾忌地说自己最私密的事的人就只剩下你,而理由很悲哀的是因为你离我很远,远到这信要辗转半个月才能抵达。我什么都不用担心。我写了几封很厚的这样的信,然后把它们封好把它们放在抽屉的最底层,至于为什么不真正寄掉它们,我不知道。没有顾忌,可还是没有发出。我还是很胆小。
我把那些信定义为冲动。因为我看到她以前写来的信冲动才写下的。看着她原来的信图文并茂,她给我画她的公鸡长了多大多大,这鸡还是小学时我们一起买的,她给我画她的头发已经长到了多长。可是她家的公鸡一年前拍着翅膀飞向天国,而她的头发我上次回去时也减短了。

【_独立_】
我问了自己很多次,真的要开始独立吗?真的有一天我要自己一个人住,一个人交水电费,一个人来面对和搞定一切吗?是的。可是很不想。初中的时候就想过,高中毕业之后,上大学就开始在外面,再之后工作也在外面,那么可能是再也没有时候和爸妈住在一起,起码也不会再有现在这种什么都不用管的状态了。以后会不会只是周末才回家或者很久才回家一次。
那样我很不安心,很不安心。
在别人抨击80后的时候,水果君在博客里写,早晚有一天我们这些人会成为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这句话看得有点伤感。从初中以来几乎每天都是踩着钟声进校门,其实就是在家里呆久一点我很开心。根本就不想离开家。

饭岛很正经的跟我说你不能逃避你也逃避不了长大。嗯我知道我明白的。
我很清楚。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