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遇

今天偶然的看到了这篇文章


至少还有陈奕迅

不是小孩的人谈起一个歌手总如同痛诉革命家史。早年流行说:被某某碾过了。

  我在想,在已经没有青春的人群里,有多少人如我是被陈奕迅碾过的,仿佛也不算特别多。但是拥有青春的人群里,
陈奕迅正向他们驶来。

  1999年是满大街尚找得到音像店的年代。周杰伦没有来打扰耳朵,谢霆锋的歌吼的到处都是。一张白底点的海报就默默地贴在小店门口,颔首低眉的样子想让大家误以为这个人很帅,多年以后回头一看其实确实很帅。相比这张封面,专辑的主打歌倒没什么俏皮。《婚礼的祝福》之于陈奕迅会不会好比《容易受伤的女人》之于王菲,既是个开始,也是个误会。后来,也就是如今,包房里蹦蹦跳跳的男男女女依然还有人吼着《K歌之王》、《十年》、《你的背包》,但再少有人会唱起《婚礼的祝福》。于是“我干杯,你随意”听上去成了遥远的事。

2000年守在电视机旁看香港四大电台的颁奖礼看到傻眼。刘华、黎明、张学友依然在位的日子。披着印第安头饰的陈奕迅就唱着那首《K歌之王》毫无悬念地拿到最受欢迎歌曲。你知道,香港乐坛曾经流行过集体封号,比如五朵金花,三大天后,四大天王,而即使陈奕迅错过了这股潮流,却靠一首歌低调地争到这个K歌之王的名分。

《你的背包》出街的时候,有个朋友为他写了篇歌功颂的乐评,标题叫《至少还有陈奕迅》。曾经觉得言重了,现在看来是一语成谶。谁成想至此之后的华语乐坛就告别了共同富裕的好时代,走上了两极分化的不归路。要不然就是王心凌们,要不就是陈绮贞们。主流市场上不失风骨的就真的只剩一个陈奕迅。不知不觉中,原来他已经是时代最强音,站在了风口浪尖。

  与喜欢陈奕迅有关的种种,遍布街头的音像店,塑料盒里的卡带,争风吃醋的四大颁奖礼,桩桩件件都成了回忆。只有陈奕迅的这把好嗓子还是进行时,还在给人最愉快的消磨。同事说陈奕迅近年来也太过分,一个MOVING ON STAGE居然就巡回了两年。这无疑是个证据,证明比起最开始喜欢他的那些听卡带的日子,他又红了许多许多。能逢到一个好歌手的盛年,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幸福。能期盼的是,陈奕迅的歌曲仍是会伴随着年月的路轨。相信十年之后,陈奕迅还会站在红磡站在工体,赠我们一个回顾今天的契机,叫我们细数眉目有何变迁。

转自北京晚报




Moving on stage结束
我希望他好好休息
下一个tour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我希望是不近不远的那一刻
中间开几个零零散散的小型live house型的
如果一切如我所愿就好了

写的真好
至少还有陈奕迅

陈奕迅从来没有在我的视线之外过
但是以前他是
那个唱《明年今日》的陈奕迅
那个唱《幸福摩天轮》的陈奕迅
我不知道他是个可爱的人来疯

现在他是我的陈先生
我发现他细细看原来也很帅
他不属于他的任一首歌
他是陈奕迅
我知道了他演唱会的时候卖力演出流很多汗然后别人总说是他哭了

我很爱这个男人唱歌的样子
华语的歌听的不少喜欢的不多
真正记在心里的也只剩下陈先生方先生而已
真的是,
至少还有陈奕迅,
还好还有陈奕迅。


相遇了真好

很多很多年之后,
我还能追着他的tour,去听他唱《你的背包》,去听他唱《浮夸》

就好了




近来总是与 柳重言 相遇
总是在我听一首歌听到深入其中非常之爱的时候去看
“啊,是柳重言的曲子啊”
的感觉……

重复了很多次
从《七百年后》开始……

《单车》
《红豆》(左边有方先生翻唱版本)
《天下无双》
《绵绵》
等等等等

总是在我惊叹的时候发现是他而让我更惊叹

柳重言,真是个神奇的音乐人
我要再去仔细研究一下MOOV live,好像有露面的耶!~~




又到周一月曜日
实在是太好了

等待的时间,到底的几倍慢速的过着啊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