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如月17日 离别离别,总是离别

2月,如月きさらぎ,又称着更衣月。

其实前几篇都是回来时才补的,本来有好多好多可以写,却又突然发现我什么都写不出来。

在哈尔滨的日子,惬意、舒适、高兴、悠闲,很多很多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形容。
但是,太短,唯一却致命的缺点。

我停了很久,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一开始雄心壮志的想把所有的事都记下来,好多篇组成完整的寒假回家全纪录应该是很有成就感的吧,可是最终什么都没有写,包括在姥姥家的生活,和戚蕊出去开心的玩了一整天以及没见到纪然的遗憾,没时间去看的集训,和姐姐在鸡西压马路虽然那些店都没开,祭拜离我远去的奶奶,新年发出去的52条收到的51条祝福短信,每天和你们几十条的短信联络和时不时的博客更新……

最后什么都没写,这些事情都好好的躺在手机的记事本里,现在我把它们删掉了,只用一段字取代了它们,我相信以后我看到就会记起来的,一定会。

有一件很感动的,就是舅舅和舅妈。知道他们开始在一起,是我到深圳半年后,他们结婚是再一年后,冬天的婚礼很美,也很衬舅妈白色的婚纱。一切都在我走之后,所以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们是怎样的在一起,又是怎样的生活。我很喜欢舅妈,很可爱让人温暖的性格。他们两个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舅舅在闲时开了个小店,有天有事让舅妈去看店,舅妈就问他外面的铁门怎么开,舅舅说:“笨了吧你,一拉就开了。”他们两个经常互相说笨蛋啊什么的。然后他就出门了,我妈正好要出去就说一起去两个人肯定能开到门。后来妈妈回来说她们俩到那儿时舅舅就坐在店里,还是怕舅妈拉不动那个门而先来开,等她来了再走。

一直知道舅舅是很为别人着想的人,但还是让我有点震动。他们俩好像什么都不挂心,却都很为对方着想,他们一定很幸福。后来走的时候我在楼下望着阳台,看着站在阳台上挥手还喊着“没落东西吧”的舅舅,我有点想哭。车开了,看着姥姥姥爷越来越小的身影,我有点想哭。愿他们都健康,不敢说永远,愿他们都幸福到老。

最终还是没有实质的眼泪脱离眼眶。
嗯,很有进步。我没有哭呢。

坐在火车上谈笑风生,打扑克,看书,吃方便面,喝啤酒,看人。直到车上熄灯了,只剩下火车咔嚓咔嚓前进的声音、呼啸而过的风声和偶尔有人走过的沙沙声。暗里面躺在床上,却在跟所有人道了晚安之后,怎么也安不下来睡去。
离别是带着小锯齿的树叶,我在森林中奔跑,出来才发现,全身都是不易察觉的琐碎的口子,疼痛的不起眼又抹煞不掉。

玻璃上的雾气越来越少,想到我正在以几百里每小时的速度急速的离开北方,我终于还是。

哭了。

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呢。不知道。一年?两年?很遥远?
一片空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