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霞初月24日 亲爱的火车把我带回了家

上一篇有一点忘写了,长沙有个酒店叫做长沙天空大酒店,他的英文活生生的写着[changsha tian kong da hotel],我看到的时候简直是无语。他叫[da jiu dian]或者是[sky big hotel]我都还能接受,可是,诶我就这样一面默念着[da hotel]一面在车里笑岔了气。
嗯我住的可不是那个傻hotel。

嗯,到哪了,哦我上火车了。不不还没上,他MB的郑州下雪了,郑州是枢纽般的存在啊,于是全国火车大堵啊,全部晚点,越晚就越晚啊。想我早上五点就起床奔赴长沙火车站,结果六点就悲哀的看着检票口上的字变成了[因故晚点,时间未定]。靠,我哪里对不起长沙了,这时候给我晚点。晚的离谱了,对我而言,我印象中火车晚点也就是几分钟的事,结果他娘的我上火车已经是11点的事了,我坐在火车站候车室里看完了所有我准备在火车上看的书,我的天我不要活了啦。

上了车整一个车厢都是东北人,果然还是东北话最好听最悦耳啊王道啊。我们这一阁里除了俺们仨还有一对情侣,朝鲜族的,两个都是导游。我突然就觉得朝鲜族的很好啊,直接就会韩语啊多拉风,那个姐姐说她一般都是接韩国团。对了朝鲜哥哥长的很像小干啊。

诶上车就是吃中午饭了本来是上车吃早饭的差距咋那么大呢。东北车有一个特点就是啤酒会迅速的被买光,然后就看到一排人都是捧着瓶子喝的,我差点就大喊哦找到东北的感觉了嗷嗷嗷嗷。朝鲜姐姐和朝鲜哥哥也是一人抱个瓶子干啊,我也就喝了一杯,其他被爸爸干掉啦。还有那啤酒是正宗东北沈阳出的雪花啤酒啊,哈啤虽然好喝但是太贵啦。

接下来就是那个我短信宣传过的那个很帅的列车员啊,哦真不是一般两般的帅啊,而且是帅且高。春节期间人多的连列车员休息的铺都卖出去了,他就只能到处找空睡,列车员真辛苦。刚才说了我们这阁有五个人吧,有个空床是下下下个站才会上来人,于是他就在那个床睡了。后来上来人了,他看上铺那两个人(就是那对情侣)也不上去就问能不能上去睡会。那列车员眼睛通红通红再不睡我估计就跟兔子差不多了,诶真是辛苦的人。

听着广播里甜美的声音说:“现在火车是晚点运行,大约晚点八小时三十分,为您的旅途造成不便。。。”简直是想跳下车把火车举着跑啊。

23号就这么拖在了火车上,我的生日是第一次这么与众不同啊。
小二、轲和饭岛三位小朋友都很准时的在1月22日23点58分到1月23日00点06分之间送来了很长的祝福短信。本来是想等到那时候的,可是在暗中躺在床上两个小时是很考验耐力的事情,我还是到第二天六点钟才看到这些短信,哦真的是很开心很开心,谢谢你们啦。

到长春已经是十点了,还好对面就有一个车到哈尔滨,车上挤满了人,座位都没有了补票的都只能站着,车上有很多拿着画板的学生但是他们好像不是都认识的,后来才知道貌似是有什么美院的考试,诶学生也是辛苦的考试还要跑外地再坐深夜火车回来。满车的人都在大牌,我这扑克白痴在那站着极无聊,还好有几个学生后来玩起了吹牛,哦也谢谢小干教会我吹牛(这句话好别扭)。

满车厢都是人,还有些人不知道为什么窜来窜去,也不觉得在车厢里跋山涉水是痛苦且艰辛的。还有一个列车员很嗨的在充斥着人脚的地面上擦来擦去,中间两个女列车员在高声吼叫着推销袜子和儿童玩具,还有一个穿皮草的小屁孩来回穿梭不下十次,你要上那么多次厕所么。诶除了这些都很正常很正常。

哈尔滨火车站外的一切都没怎么变,好像刚下过雪,地上都是亮晶晶的白。出租车开得飞快。

按响门铃,长吁一口气。

我终于到家啦。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