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2月31日 05的最后一天,一切如常,一切逝去

过去了,才会知道,讨厌背后,有好多可以珍惜。

这是我给轲轲留的话,好像是我留言里面最有文化的一句,也最灵的一句了!!在轲轲在博客里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说05年是讨厌的一年,我就留了这么一句话,没想过这句话带有什么含义或者什么力量,但就一直这么记着。轲轲说她越来越喜欢快要失去的2005,小二说她一直都很喜欢2005,可是2005,依旧很快过去了。

这一年,我买过三本孔雀森林。一本当然是自己的,那本已经翻了很多遍;一本送给了邹隽当圣诞礼物,实在不知道要送什么,于是决定把他培养成蔡智恒崇拜者;还有一本是帮别人买的,那个人就是第一次向我推荐xie寄生的人。这一年我看过两次哈利波特4的电影,第二次比第一次多了小干。这一年我最喜欢的日本乐团解散了。这一年JAY的专辑出的特别晚,可是感觉多了一点。这一年邓不利多死了,那些我爱的都不会再回来。这一年因为JAY而爱上了头文字D,因为头文字D而更爱JAY。这一年做了好多事,却有好多再也想不起。

这一年,我写了三万字博客,博客就好像孔雀森林里的那面墙,我可以尽情的写上悲喜,尽情的释放。

这一年,一个2005,就这样过去。

恨相见得迟,怨归去得疾。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倩疏林挂住斜晖。

倩疏林挂住斜晖。斜晖是2005么。

昨天下午逃课。想当初那个小门的逃课路线就是我们挖掘出来的,后来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条逃课回家的黄金小道,每到一三五下午逃课回家的人都连成了线,学校终于把那个门关了,在我们首次逃课的一个学期之后。于是我们只好开辟新道路。现在从正门走。不知道情况的人肯定觉得我们真伟大,其实以我们的沧桑面孔冒充高三易如反掌,我们就这样和小顿一起出了门,然后身兼重任的轲轲把书包扔给了我们,旁边两头逃课失败的女的惊恐的看着我们偷运书包,我们就这样出去了,登峰造极,按某人的话说,真是伟大的工程。 。 。

翻天覆地,纸醉金迷。滑冰,看电影,回家睡觉,滑冰,看电影,看电影,滑冰。这就是逃课之后的内容。

最后一天塞满了课,却什么也不想听,就当是给脑子放个假,算了。

至于06年的愿望,所有我喜欢的、我爱的人身体健康,朋友们都一直在一起,学习进步,有大把空闲时间,有大把空闲的钱,JAY、贵教、高桥瞳、隆史越来越红,姥姥他们来深圳,姐姐考上研究生,轲轲不再痛经,小二长胸,我能瘦一点,世界杯英格兰得冠军,世界和平。

那么,无所不知的神,你一定听到了我的愿望,拜托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