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2月27日 这周怎么这么多事儿啊,哦呵

哦呵,我要用外国的方式来算星期,所以周日是这周的第一天啊,上帝保佑,我是热爱英语的小孩啊!!

圣诞节,完全没有圣诞气息的圣诞节,被化学老师送了另类圣诞礼物的圣诞节。

这个圣诞和小二一起过,还有姚学林。哦圣诞节还要上课,而且是物理,而且我们还花了二十大洋,还有比这更没天理的事么?!饭岛依旧没来,马力仍旧失踪,班长育霞集体不来,连小干也不见了踪影,你们都去哈皮了么?就丢下我小二越西去过圣诞了么?!
我星期天的习惯是上午洗头发,然后上课的时候通常还是潮的,于是乎我就把头发放下来,变成饭岛前一阵扎的那种,哦饭岛睿睿轲轲没见过,饭岛谁让你不来的,发彩信可是要一块钱的,我才不要自拍。下课时碰到了圣诞节还在学校不知是跟物理还是化学搏斗的曹操,结果我和小二走到车站就发现赫然有一条短信,“你的头怎么了?”哦饭岛怎么会知道,哦曹操也太迅速了吧!!!握拳!!!

哦圣诞节爸爸买了好多好吃的,哦圣诞节我依旧没甩化学老师的圣诞礼物,哦圣诞节我们班的趴踢弄得很好很好,哦圣诞节是个好东西,哦今年圣诞节我会永远记得。

周一哈皮的来上课,结果物理老师竟然挂了,哦她竟然没来,晴天霹雳,只见花花乐呵呵的走进来,跟我们说姜老师已经病的起不来了,他自己现在也是带病上课。哦锅,哦麦高,只见花花在上面讲的特别high,下面没人鸟他,有人还拿出了MP3,还有就是像俺这样公然玩手机顺便做练习册。花花就乐嘿嘿的猥琐了第一排的男同学,可怜的人啊,花花那哪叫有病啊!

下午小二要唱歌,哦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听过小二正式唱歌的感觉,可是这是合唱依旧听不到,就听到他们开声时的咪咪咪嘛嘛嘛,哦不哪天一定要把你绑架到KTV去。XX成功的挂了,弄到小二和轲轲捶胸顿足(呃~这个词有待商榷)。

周二是特别诡异的一天,早上坐车看到一个特像那个啥俊的人。语文课是苏湘,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于是就没理她,继续我的物理补齐事业(靠真TNND多啊,破物理化学~)。

化学课极纠结,先是找不到地方坐,只能跑到最后一排,还被迫从左边的最后一排移动到右边的最后一排,你说是不是瞅着都凄凉?!然后小二的面前本来是一个管子的地方是一个大洞,粗的可以把小二的传家宝放进去还有富余,何况是一支笔啊,哦小二就把俺的笔转了进去,还留一残骸。我们几个就开始说怎么办,什么灌水啊,倒X啊,丢啥啥啊,最有建设性的是把手机丢进去然后给那个手机打电话。。。我们自觉不是很猖狂的趴在那个洞上瞅了半天,顺便还哈哈的笑,结果化学老师就开始瞪我们,说:“如果不想上我的课就不要呆在教室里,所以这道题就是这样的……”两句话是一个语气。。。强人。。。
下课前我跟小二说把这笔盖也扔下去陪它吧,我们就盯着那笔盖自由落体,特悲壮。我的紫色笔就这样长眠于化学室的某处。

靠,下午弹琴,我本来还想怂恿小二别来了,结果失败了,小二轲轲饭岛许栩乐得嘿嘿的坐在一二排,还有不知在哪里为何出现的曹操,饭岛一定是你干的好事!!
结果弹的还特别不好,完全失败。靠那老头,原来话剧社公演的时候就特不爽他,这次他又来捣乱,控制音量了不起啊,你以为你是DJ啊,你把主旋律的音量调没了人家听什么呀,你把那音量都调乱了我们弹个什么呀,靠!!丢人啊,你们还一个个都在下面,啊啊啊啊,丢人丢大发了!!!!

回家时还有一奇特男子,都挺正常,就是戴了一色圣诞帽,色。再往前走,一女的长得特像饭岛,就是胸还不够,还不够啊,还有就是饭岛是高中二年级,那女的怎么也社会四五六年级了!!再往前走,飘起了小雨。。。
什么事儿啊!!怎么这么郁啊!!

哦对,标题上的哦呵,是政治课的时候,杨洪珊给我们看的四川某报纸的标题,类似于什么“XXX发生XX灾难,哦呵”这种标题,我们都觉得无比的诡异,仅此而已。

这周才过了3天,就已经开始纠结了,哦闹,这周要上六天课呢!!

周五要去滑冰,死都要去,靠学校我就不信出不去。还有『无极』『岛六』,你们最好今年乖乖冒出来,否则我挖地X尺也要把你们撬出来。

哦,元旦啊,快放假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