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2月14日 冬天果然还是迅猛的来了

冬天了,深圳在迅速降温。

第一天降温是上个星期的事,还记得突然袭来的寒冷让我们瑟瑟发抖。我最爱的语文老师说起了冬天的沈阳,说冬天的沈阳外面冷的好像什么都能冻起来,说冬天的沈阳屋里却温暖得让人不想从床上爬起来,说冬天的沈阳外面冰天雪地进屋时带眼镜的人就好像咸蛋超人,说冬天的沈阳让她很怀念很怀念。

一切的源头就是深圳的冷天气和布满阴霾的天空。让人有了在北方的错觉。

听着她讲述在北方的种种,我的眼睛有点干涩,她说的所有我都好熟悉,因为沈阳和哈尔滨有太多的相似,可是又好像很陌生,因为已经好久没有这种生活。如果是初二的我,可能在老师富有感染力的的言语中,会不自觉的哭出来,可是我现在是高二,毕竟已经过了4年多的时间,已经沉淀的差不多了,只有点苦涩而已。

现在是冬天。每次冲凉的时候我都要先把水弄到最热,关上门,让蒸汽开始囤积,等到整个房间已经烟雾弥漫,能见度极低的时候,把水调到正常。这样我就不会冷。我好想念,姥姥家的大浴缸,再冷的天也不用怕,泡在温水里,也是一种幸福。我可以在水里想我到底是用海飞丝还是依卡露来洗头发,我可以对着水面看我自己,我可以看着雪白的毛巾沉沉浮浮。我很想念,那个温暖的大浴缸。

现在是冬天。小学同学打电话来说,哈尔滨下了雪,很大,她们班的人就在操场上堆了个雪人,小石子当眼睛胡萝卜当嘴巴的很漂亮的雪人。我就在想深圳是不是永远都不会下雪呢,即使下了,凑足整个城市的雪能不能堆起一个雪人呢。靠近赤道的地方,是会把雪都融化的呢。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也是下了大雪,我们全班的人在墙边堆了个很大很大的雪人,也是小石子当眼睛胡萝卜当嘴巴的雪人,还有人把帽子围巾手套都给它带上了,那个雪人呆了好几天,才变了形,那几天我们每个人都常常跑去看它,那几天我们都很开心很开心。我很想念,当年那个漂亮的,五官俱全的,墙边的雪人。

现在是冬天。面点王的羊肉串两块五一串,贵的我都想疵牙咧嘴的替买的人心疼。就连巴登街里面现烤的羊肉串都要一块五一串,有天我经过时一个女的还在那惊呼好便宜,我就想问一句,你是钱烧的太多还是深圳已经让人价值观出了问题。小学的时候,旁边有一条热闹的小道,里面有很多很多好吃又便宜的东东,最让人流口水的就是五块钱二十串的羊肉串,决不比一块五的小,而且比那还要好吃不知多少倍。冬天每次一大把烤出来,冒着热热腾腾的气,撒上孜然和辣椒,那味道我的文字水平形容不出,两串等于二十串,这是什么概念。我估计那女的看到都会立马觉得便宜的疯了。我很想念,人山人海的摊位上烤出的那一大把物美价廉的羊肉串。

现在是冬天。我和小二经常去滑冰,万象城。这是深圳唯一的真冰场,也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记得当初听说深圳没有真冰的时候有多绝望,就好像活生生的被剥去了回忆的资格。后来又听说会建一个国际性的真冰场,我有多高兴,就在想我终于可以在锋利冰刀上正正当当的跟速度一起回忆。冬天了,小霍和默应该在8区那个比万象城大一圈的冰场训练着呢吧,冬天的比赛多,他们应该比以前更刻苦了吧!小霍带领着冰球队,应该每次都赢吧,默以前小学的时候10秒滑一圈,现在应该早就用不了十秒了。我很想念,在8区穿着小霍给我选的冰刀,让默教我滑冰的时光。

有没有看到,我总是看到什么东西而想到什么,听到什么东西而想到什么,感觉到什么而想到什么,只不过前面的东西没什么规律,而后面的都有一个特征,就是哈尔滨,这是唯一且必然的交集。政治书说得没错,物质决定意识,果然没错,哲学是个好东西。

冬天是容易思念的季节,那些我本以为模糊的记忆在今年的冬天变得格外清晰,我对着4年前的一切开始怀念,留恋,潸然泪下。
我回忆起每个星期二下午我和戚蕊一起吃的豆腐砂锅和坛肉,还有两块五一屉的杭州小笼包。
我回忆起每天早上去学校时会经过的一个大下坡,冬天是那里会有长长的一条冰,让我一直冲到最下面。

我回忆起小学旁边的三中,每次走过那里我都带着敬畏的眼神。
我回忆起小商品批发市场里面五毛钱一瓶的色彩鲜艳的指甲油。
我回忆起继红桥上唯一一个会转的装饰圈。
我回忆起寒气之中刚刚沾上糖浆的冰糖葫芦。
我回忆起冬天去游泳,里面是透明的水,外面是晶莹的雪。
我回忆起有一个会动的广告牌,每次我们班一起经过那里,就一起喊坐井观天。

盖上布的草地什么时候才恢复绿色。市政府广场的喷泉什么时候再喷起高高的水柱。我什么时候才能踏踏实实的回家。

思念是一场沉重的负担。

我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上个星期没给姥姥打电话,后悔跟默失去了联系,后悔今年暑假没有回家,甚至后悔来了深圳。就是没有后悔认识了小二轲轲她们。

我每次打电话都问姥姥什么时候才来深圳啊!!每次姥姥都说看情况看情况,哈尔滨有太多事情姥姥放不下心来,都是很多很多小事情可是姥姥都记得很清楚。我经常跟妈妈说直接让姥姥姥爷舅舅舅妈都搬到深圳来吧,可是每次他们都跟我说哪有那么容易,我都想说再不容易我也要他们离我很近很近,可是每次都没有说出口,这只是任性。连我都更习惯哈尔滨。我又怎么可以让他们来这里。每次回哈尔滨我都会哭个两三次,特别是要走的时候我通过安检门之后就会开始泪眼婆娑,我怎么挡都挡不住。到深圳以后舅舅总是打电话嘲笑我又哭了,这一走就有很久不能见面我怎么能不伤心,我怎么能舍得。

这次好久好久都没见面,上次回去小三刚出生,现在小三已经快一岁半了,就是这么飞速。姥姥你们快点来,带着小三坐全价的飞机也要来,我有很多压岁钱,我都出都没问题。你们要是真不来,我一放假就要回去,总之春节我们一定要在一起过。

我还是比较喜欢哈尔滨的冬天。我喜欢有雪的,有冰的,有我很熟悉很熟悉的人的,虽然很冷却又很温暖的,冬天,哈尔滨的冬天。

哈尔滨,我会回去的,留着最后一场雪,等我回家。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