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水无月25日 我们走着走着,就变得刀枪不入了

寂地的书其实仔细的看了两本,每本都有一句让我很震撼的话。而色的底色之下,她淡淡的写,我们走着走着,就变得刀枪不入了。

Cherish。无论是NewS欢快的Cherish,还是大冢爱依旧婉转的Cherish,我都喜欢到不行。
NewS的Cherish每次听心情都很好,好到觉得NewS马上就回来了。我仔细辨认着每个人的声音,P的声音最好认也最熟悉,可是每次听完都很失落,想着什么时候NewS才回来,什么时候P才不再是孤军奋战呢。
大冢爱的Cherish依然是平常她的风格,悠扬婉转。那天我在听的时候,正在看哈利3,最喜欢的哈利3。“你这样想吗?”卢平轻轻的问,“你真的认为有人活该这样吗?”。然后突然就哭了,最近好像总是莫名其妙哭,但是真的哭。脑海里闪过好多人的脸孔,我每天都在想的那张脸、P的帅气的脸、小天狼星想象中英俊的脸。想P在走错到3tops的休息室时,说“对不起走错了”的时候,他和toma都是怎样难受的心情,很多人都心疼toma当时怎样想,可是P也一样难受的,他一定也想和toma一起的。想卢平这样问的时候,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夹杂着对朋友的相信与不相信。小天狼星又是怎样的心情,渡过了十二年。这首原本唱给NANA的歌,究竟是在讲NANA,还是其他的谁。
起来洗洗脸,当一切没有发生,心平气和。

复杂纠结的事情,其实已经复杂纠结的不想理的地步,可是怎么可以呢?是朋友不是吗?所以,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对于考试,以前这个时候已经焦虑到不行,到后来好一点,到现在的坦然面对。这是个很奇妙的过程。不过,究竟是坦然,还是麻木?

有人说,当你觉得一个人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喜欢他了。那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真的,还是纯粹披着哲理的外衣在骗人。

一首听到哭的歌,做了手机铃声。每天听到数次,听到麻木,麻木的没有一丝感觉。可现在手机丢了,再次听到,依然心痛。
原来麻木只是暂时,只是在每天都使其麻木的时候。

读到这里,哈利把奖杯高高举起,觉得自己能够发出世界上最棒的守护神。

有一天,我们真的会变得一切都冷眼旁观。吗?

有一天真的不会再因为听到一首歌而哭,不会再因为日剧里P所演的少年背负太多而心疼,不会因为哪个很帅的回眸而激动,不因为某个不存在的人死而心情打结吗?

有一天真的会忘记现在每天会想的那张脸,或者根本不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人了吗?有一天真的会冷漠而忙碌的走在街上,不会翻遍全身为了找些零钱给路边乞讨的老爷爷了吗?有一天真的可以忘记现在所喜爱的一切,隐忍而绝决吗?

然后,这就叫刀枪不入了。不会为虚拟的而哭,不会理会无关自己的一切。逐渐的逐渐的,成为一个成熟的人。不会有这么多的伤痛了。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水无月22日 那一团天使走过的路

总觉得不该搞那么文艺的事,每天望着天空悲悲秋简直是小资才会做的事嘛!我明明是很冷的人,这么文艺的事,不合适。但是每天从一米多宽的阳台上望出去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和写「最爱」看日记一样每天必做。

小时候天很蓝,可是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等我开始喜欢仰起头看天时,天空早已换了位,已经变成灰蓝色的天空,白白的云也没有雪一样的纯洁颜色了。很有趣的是,只要到离城市远一点的地方,天就会变蓝,哪怕只是郊区。只要比较自然的地方,天就可以蓝的让人感动。像我这种人,如果画天空,一定是调出最蓝最蓝的颜色涂满,再点几片白上去,就是最完美的天空。

有一段时间沉迷于HANSEY拍的云。这个不知为何钱多到爆胎的妖男总是拍云,他拍云可以拍出很多种颜色,我最喜欢诡异缥缈的紫色。迷幻的音乐配上貌似虚无的云。但是现在更喜欢自己拍的、那些标上tezuka mo的、没有经历过PS的云。尽管我还是抓不到漂亮的紫色。

写这篇东西的原因很好玩。某一天要上英语课的时候,有个上物理课的小孩给我打来电话说外面有一条横着的云吖,我举着手机啃着老婆饼就出去了。到走廊瞅了瞅,说这应该是喷气式飞机留下的痕迹,不是自然形成的形状。这小孩有点失望,我却很开心。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见过着景象了,以前在哈尔滨,我们一群小孩在院子里玩的时候,总会有喷气式飞机从头顶轰隆隆的过去,等我们抬头,就只看到一条美丽的直线遗留在空中。但还是会兴奋的嗷嗷叫。但我好像没有见过喷气式飞机呼啸着划过深圳灰霾的天空,露出一丝纯白。
其实在我看来,喷气式飞机就像是,白天可以看到的、停留更久的,流星一般。

以前初中时被老师打分很低的一篇文章,编了一个故事。是说有牵挂的人死去了,会在云端不走,一直凝望着牵挂的人幸福生活。
如果真的有天使,那他们一定在云端上行走,或者惬意的躺在软绵绵的云层中。那么我在注视着云的时候,会不会发现他们狡黠的身影。

水无月19日 Harbin·对不起·无关自身·字·信·独立

【_哈尔滨·情结_】
我现在通常大声的告诉别人,我有严重的哈尔滨情结。在我感觉里,什么什么情结就是对什么什么有着近乎偏执的爱,不允许任何人说什么什么的不是,看到与其有关的好事就会很开心很开心。那么我有哈尔滨情结,很严重很严重,中毒已深,终我一生也无法摆脱。

【_对不起_】
我本来想打趣般的说:“够了哦!”,结果语气就凶恶的把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话语在“够了”的地方戛然而止,造成了更加坏的态度。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啊!我想的是话题的停止而不是这样恶狠狠的啊!!于是对不起。以前初中的时候也是这样,语气有时超越了自己所想,结果就变得很坏很坏,又倔强的僵持着。现在想想现在真的和初中不一样了呢。

【_无关自身_】
其实很多事情都不关我事。别人用了别人的名字干坏事、挑拨离间关我什么事,别人喜欢的小说出了事情又关我什么事,别人被指抄袭、被荒唐的骂一顿依旧不关我的事。况且这个别人就真的是没什么关联的人。可就是每天去他的博客看他的喜怒哀乐,看他又喜欢了什么歌,看他又下了什么日剧写了什么枪稿和小说。我想说,为什么我总和他一起慷慨激昂,水果君的一切明明离我那么遥远,我们唯一的联系就是我在杂志上看到他的文章,我会认真的看完它,仅此而已。
在他生气难过愤慨的时候我总会冒上来留个言。明明,不关我事。
每次看水果君洋洋洒洒一大篇下来,总会有有共鸣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原因。

【_字_】
我很惊讶,我会那么顺畅的写下那些字,那些你们永远不会看到的字。我怕那些字被人看到,于是把它们好好的藏起来,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以坦然的贴出来,但是我知道一定一定不是现在。我需要誓死保留,这仅有的一点点。

【_信_】
有哈尔滨情结的人对于冬天也异常偏爱。最近学的课文里面第一次出现了感触很深的话:冬天是一群雕塑,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零的烟斗,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自己也曾作过这样的事,猛翻出自己最好看的信纸,拼命的拼命的写,写了很多张,对象只是蕊。我写你最近好吗?跟纪然还好好在一起吧?我写高中的生活其实就这么过,可是我还有开玩笑般打骂也没关系的朋友。我写那些从未说出过的喜欢和爱。我写我可以写信而毫不顾忌地说自己最私密的事的人就只剩下你,而理由很悲哀的是因为你离我很远,远到这信要辗转半个月才能抵达。我什么都不用担心。我写了几封很厚的这样的信,然后把它们封好把它们放在抽屉的最底层,至于为什么不真正寄掉它们,我不知道。没有顾忌,可还是没有发出。我还是很胆小。
我把那些信定义为冲动。因为我看到她以前写来的信冲动才写下的。看着她原来的信图文并茂,她给我画她的公鸡长了多大多大,这鸡还是小学时我们一起买的,她给我画她的头发已经长到了多长。可是她家的公鸡一年前拍着翅膀飞向天国,而她的头发我上次回去时也减短了。

【_独立_】
我问了自己很多次,真的要开始独立吗?真的有一天我要自己一个人住,一个人交水电费,一个人来面对和搞定一切吗?是的。可是很不想。初中的时候就想过,高中毕业之后,上大学就开始在外面,再之后工作也在外面,那么可能是再也没有时候和爸妈住在一起,起码也不会再有现在这种什么都不用管的状态了。以后会不会只是周末才回家或者很久才回家一次。
那样我很不安心,很不安心。
在别人抨击80后的时候,水果君在博客里写,早晚有一天我们这些人会成为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这句话看得有点伤感。从初中以来几乎每天都是踩着钟声进校门,其实就是在家里呆久一点我很开心。根本就不想离开家。

饭岛很正经的跟我说你不能逃避你也逃避不了长大。嗯我知道我明白的。
我很清楚。

水无月16日 我终于可以用到这个名字啦

水无月みなづき,又称涸月、鸣神月、松风月、焦月、风待月、常夏月、雷月、田无月。兴奋啊,兴奋到爆胎啊,终于用到水无月了,想当初用日本月的一个大原因就是这个水无月特别的诗意,特别的兴奋啊。兴奋到暂时忽略背后悲伤的本质,日子在悲伤的溜走啊,不理啦。

这本是上个星期的日志,可是我怎么都无法打开文档,无论是主观的原因,还是客观的原因,无所谓。

关于丽江的印象,是从《一米阳光》开始的,一个美丽的传说加上偶然看到照得很美的古城画面,促使我看了它(这次旅游才发现几乎地球人都看过,这戏原来这么红啊),有点后悔看的时候没有仔细的记住那些店铺,否则又会是不一样的感受。

嗯我很苦恼怎样把这五天的行程串起来。

算了,写点重要事件算了。

坐飞机去昆明。美丽的夜空。
混乱纠结的夜晚。睡眠4小时。早上起来天好蓝。
忽冷忽热的九乡风景区。天蓝的象假的一样的石林。
车上很哈皮。旁边还飘过一辆乘着活猪的车。
车挂至凌晨两点。在打牌声中睡觉。
楚雄宾馆里打麻将。下午两点继续出发。
到丽江。看着夜里的古城很兴奋。虽然那酒吧里唱的歌真的很难听且不知在唱啥。
丽江的客栈没有想象中的简陋。很漂亮。很有感觉。
客栈的柜台上有买很漂亮的宽盒mild seven。尽管很想买但是没有买。
一群红彤彤的人上了玉龙雪山。本来不相信真的会有反应结果上去真的会头晕眼花。
城里有一些门很诡异。
第一次去酒吧。虽然去的那个不太算酒吧。
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不睡了。结果到后来支撑不住。对着墙睡了。对着墙。
没去虎跳峡。结果迅速收到远方小二的问候。也谢谢饭岛的爱泼得。
大理古城虽然不如丽江。但是喜欢这里比较安逸的感觉。
大理麻将达到顶峰。开了四桌整晚哗啦啦。
昆明。买东西。飞机挂。在广州焦急的想着世界杯。
吃的住的一天比一天好。
所有人学会打麻将。
晚上哈皮的看法网白天跟丹丹讨论。

其它的临时想不起来了。总之这出行本来就有很多事情,还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都发生了。

云南的云异常漂亮,因为海拔高,云显得特别低,一块一块像触手可及的棉花糖,嗯姆路爱吃的那种。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揪下来一块。我就很开心的拍下很多张,有了很多张不一样的云,比平常只在家里阳台上拍要好太多太多了。其实拍云也只是想,以后看照片时,就想起在这片天空下、这团云霞之下,有一群人坐着一辆不太好的车走过。

这几天异常想念网络,主要就是异常想念山下智久吧,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异常想念yamap的日记。要知道小呆同学时每天写日记的,而每天写博客的我也习惯了顺便看小呆的日记,结果这几天看不到,很郁闷,很想看到小呆继续元气满满的说:嗨这里是依旧全力投球的山下智久。于是他们去虎跳峡的时候,终于用手机上网。感谢手机能上网,感谢百度可以用手机上。

然后回到家看世界杯。很澎湃的想世界杯终于开始了。接着澎湃着睡着了。接着几天看了英格兰的比赛,觉得正常头发长度的小贝非常帅,非常的,非常的。我重燃了对他和英格兰的爱,果然红白红白的英格兰是王道,而又用了7号的小贝帅的让我热泪盈眶,7号才是真正小贝的号啊。

嗯最后恭喜帅帅的阿拉斯得到survivor优胜,虽然他回来变丑了很多,但是笑容依旧不变。期待下一季的到来。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